沙河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墨羽凌风两面之缘

2019/11/09 来源:沙河汽车网

导读

1风本不是风,心动才是风。萧弋感觉不到风。御龙谷狂风不断,一阵接一阵从谷底深处袭来,其大无穷,阴冷刺骨。萧弋十岁开始在御龙谷

墨羽凌风两面之缘

墨羽凌风两面之缘

1

风本不是风,心动才是风。

萧弋感觉不到风。

御龙谷狂风不断,一阵接一阵从谷底深处袭来,其大无穷,阴冷刺骨。

萧弋十岁开始在御龙谷练剑,11岁能举剑,十二岁能刺,十三岁能舞,十四岁能跳,十五岁能跃,10六岁能杀,十七岁能定,十八岁不知有风。

御龙谷在御龙山西麓,两壁悬崖,仅一线石阶可以进入,谷内寸草不生,谷中冒出一眼泉,极热,蛇蝎虫蚁从边上经过皆熔为灰烬。

足以练剑的地方,不过谷中一块巨石,高三丈有余,石面平如刀削,远看如佛座,近观似鼓台。鼓台周围都是凹地,热泉在此聚集,成了一洼死池。

萧弋不记得自己如何上的巨石,只记得醒来时,身边狂风大作,巨石下热浪翻滚,刚要站起身就被一阵恶风推倒,差点跌入死池。萧弋伏在石面边沿,挣扎中抓到一个物件,定睛一看,却是一把长剑,长有半丈,通体墨黑,剑锋凌厉,剑柄处刻有“墨羽”2字。

一名白发银须老者起初每一个月月圆之时来看萧弋一次,其实不多言,只诵武功心法,萧弋唤他师父。

萧弋十五岁起,师父每一年八月十五出现一次,不再诵心法,只说杀招,逆风之杀。

2

萧弋忘不了放不下十岁那年那夜。

那夜,上百骑黑衣铁骑血洗了萧村。萧弋身旁的人,一个个、一片片倒下,像山体滑坡时掉落的石块,刹那间把他掩埋在无边的恐惧和失望里。

萧弋看不清任何一个黑衣人的脸,只看见每匹马的脖子上都挂着一个睚眦铃铛,面目狰狞,声如厉鬼。

他们的砍刀反射着月光,刀口淌着血,一滴一滴地蜿蜒了穿村而过的整条青石板路。

而后,死寂。

萧弋茫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忘记了要去寻找谁,为谁哭泣,只觉得冷,冷得簌簌发抖。

却有一阵哭声,一样的失望、愤怒、无助、茫然。

萧弋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,光着脚丫披头散发独自站在月光下哭泣,满脸是血。

小女孩也看见了萧弋,怯生生往他这边走,呢喃着:“哥哥,救我……”

一阵马蹄声疾驰而来。

萧弋还来不及接近小女孩,她就已被黑人掠上马背,瞬间消失在血泊与月色当中。

萧弋终究发出了声音,1声长啸,仿似把五脏六腑都喊出来,声音穿霄透汉,向这天下九州宣示痛恨。

是以,每逢月圆,痛恨便染红墨羽剑,剑光过处,万物凋零。

月光,如血。

3

真龙元年,八月十五日,元吉。

是日,御龙、灵隐、幽冉、镜泊、玉宙五大山庄齐聚御龙山庄。御龙台四周白、黑、红、蓝、绿五色旌旗次第飘展,好不热闹。

“时吉,请御龙山庄庄主陆战1。”

陆战1白衣白发,银须过胸,一跃而起稳稳落在御龙台上,道:“十年1届尚武堂,今由我御龙山庄轮值。依祖制,灵隐山庄主擂,幽冉、镜泊、玉宙、御龙顺次竞武,请灵隐山庄天字辈弟子。”

话音甫落,1袭黑衣飘然而至,却是个蒙面妙龄女子,只从眉眼就能看出姿色非凡。女子握剑在手,向台下款款作揖,娇声道:“灵隐山庄天字辈弟子玉婵娟尧玉,请!”

观礼台次席,灵隐山庄庄主尧盛天面带微笑,对自己的女儿充满信心。

“幽冉游虚子来也!”只见一道红光直逼御龙台,红光前端却是冷如冰焰的剑锋,径冲尧玉而去。尧玉也不紧张,轻飘飘侧身闪开。

红光落定,1名红袍男子站在眼前,长得很是俊朗,但眉间夹带媚气,眼里燃着邪火,似要吃了尧玉,正是幽冉山庄天字辈大弟子冷血郎君游虚子。

游虚子媚笑道:“玉mm,我们别打打杀杀的,谈谈情说说爱就好,你看这光景大好,何不与我做对快乐鸳鸯?”

“鸯”字未落,尧玉剑锋已至。游虚子不敢怠慢,急运真气抵抗,顿时周身红光围绕,形如巨卵,模糊有魑魅深藏其中,半露狰狞。

尧玉其实不多看也不躲闪,直把凌风剑刺去。也只一剑,红色巨卵顷刻化为缕缕红烟,随剑风飘散。

游虚子仍站在原地,仿佛未曾产生过甚么,只是脸上诡异的笑容更加诡异。

尧盛天轻蔑1笑,转头对陆战一道:“下一个。”

“姑娘请了。”一袭蓝布衫飘向御龙台,来者长发玉面,俊朗非凡,微微鞠躬道,“小生镜泊山庄方镜台。”礼毕,却不动手,静静立着,宛如玉雕。

尧玉也不客气,举剑使出一招天之苍苍。几乎同时,方镜台睁开双眼,挺剑而出,所用招式与尧玉如出一辙。

咦?御龙台下一片惊呼。

尧盛天笑赞声:“镜泊山庄的魔镜印影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一语点透尧玉,反应再快的镜子,终究只是镜子。

尧玉飞身而起,又仙女般从天而降,凌风剑直取方镜台百会穴。方镜台头未长眼,魔镜印影无用武之地,待要卧倒凝视施以色采,只半倾身子,凌风剑已抵到他的喉咙。

“下一个。”

“我玉宙山庄弃权!”观战已久的玉宙山庄庄主鲍龙问不阴不阳道,“这小妮子好生了得。老夫以为,御龙山庄也应弃权,明知必败而战,不如早点散了好吃饭饮酒去。”

4

“不——”

两个声音。

一个是玉蝉娟尧玉,另一个从空中飘来,冰冷,坚毅,无情。

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一名英朗俊美的白衣少年已然立在台上。少年脸上神情僵硬,冷若冰霜,如戴了个人皮面具,全无半点尘世的喜怒哀惧,眼光似在看人,又似空无一物。

人,是萧弋。

剑,是墨羽剑。

陆战1朗声道:“江湖传言武林至宝墨羽剑已消失人世,乃是流言。我御龙山庄何其荣幸,当年师尊秘藏宝剑于此,并亲授墨羽心法。本日,就让我庄天字辈弟子萧弋,代为展现墨羽剑神威,以襄诸位。”

“老匹夫,你果然隐藏杀招啊。”鲍龙问历来敢说敢做,厉声骂道,“想要5大山庄之主你就光明磊落一点,弄这类偷鸡摸狗的伎俩,算甚么英雄?”

陆战1其实不理会,只道:“本日乃天字辈弟子竞武,有话且让他们在这台上分辨,何须我辈多费口舌。”

“好说!”鲍龙问怒喝一声,抓住身边一个弟子扔向御龙台,“我随便一个弟子就能把你那乳臭未干的小子收拾喽,到时我们再来理论。”

那弟子借助鲍龙问之力弹射而出,仿佛一阵飓风,山呼海啸直奔萧弋。围观之众立时被巨大的风力侵袭,齐齐运功还难以坐定。

萧弋感觉不到风,也未出剑,只侧身让过那弟子,反手捉住他的衣领,丢将回去。那弟子如陨石坠落,砸向鲍龙问。鲍龙问见来势凶猛,急运玉宙诀,抚掌去接,竟被震得五脏移位眼冒金星。

那弟子却安然无恙,落地后心有不平,骂道:“你小子竟敢使诈?小爷玉宙山庄天雷翼龙鲍振宇,你且报上名来,光明正大与我决个生死!”

鲍龙问强忍住上涌的气血,把鲍振宇拉到一边,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,不再说话。

台上,凌风剑已刺向萧弋。

墨羽凌风两面之缘

5

凌风剑,决风而起。

尧玉并没把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放在眼里,只想一招毙命。这是尧盛天历来的风格,要末不做,要末决绝。尧盛天传授给尧玉的所有心法,都是杀招。

萧弋不敢怠慢,纵身一跃躲开尧玉的剑锋。这一躲,快如闪电,没有人看清他的步法。饶是如此,衣袂也被划了一道口子。

他居然躲得开?尧玉暗暗惊叹,心中又有几分莫名欢乐。

不知为何,她不希望他死。只是由于他长得好看?尧玉越想越臊,急忙收心,执剑横划,使出驭风而行。紧随剑锋,一股强大内力排山倒海地袭向萧弋。

墨羽剑出鞘。

萧弋用剑身挡住凌风剑锋,屏气凝神消融那股内力,顿觉一股热浪袭遍全身,七经八脉顿时翻涌不息,温度骤升,似欲熔融了他。萧弋终年在热泉边磨砺,这股热浪尚难伤及根本,却也忍不住纵声长啸。

这一啸,震得各山庄弟子们耳膜崩裂,修为浅的立时重伤伏地,口吐鲜血。尧玉手中的凌风剑也差点被震飞,心下惊骇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台下尧盛天一声冷笑,喝道:“睚眦凌风,何惧墨羽?”

尧玉得令,手段一松,只见凌风剑剑柄根处现出一个奇特铃铛,形如睚眦,响如魍魉。尧玉舞动凌风剑,睚眦铃铛恍如一条黑色苍龙,起伏游动,张牙舞爪,四周立即黑云密布,异动沉沉。

睚眦铃铛!

6

萧弋心中大恸。

十岁那夜再次闪现,恐惧,绝望,无助,茫然,清晰而真切地逼到眼前。

黑色苍龙狰狞而至,萧弋怅然若失,竟不躲闪。

须臾,萧弋被无边的黑云吞噬,就像当年被埋在死人堆里,萧弋看见了当年爹娘中刀倒下时,眼中的不舍与怜爱。

御龙台上只见一团黑云,天空现出一轮圆月。

“月圆了。”陆战一轻捋银须,泰然自若。

吞噬萧弋的不是黑云,不是睚眦凌风,是痛恨。此时,他空洞眼神已露出凶光,誓要摧毁一切的凶光,一声杀字脱口而出,逆风之杀。

砰!

没人看见墨羽剑如何击碎苍龙,也没人看见黑云如何消失,更没人看见凌风剑的踪迹。

空中飘着一块黑色面纱,地上躺着1名黑衣女子。

萧弋看见了尧玉的脸,一张精致得动人心魄的女人的脸。萧弋眼里闪过一丝异动,随即又被痛恨取代,墨羽剑的剑锋正抵着尧玉的脖子,那里也有一个睚眦铃铛。

萧弋不想问为何,只想,杀。

“哥哥,救我……”

尧玉的嘴角开始渗血,眼里流出无助的眼光,不停呢喃“哥哥,救我”。

尧玉的眼神,就是那年那夜那个小女孩的眼神。

“哥哥救我。”

萧弋顿时肝肠寸断,扔了手中的墨羽剑,俯身抱起尧玉,疯狂哭喊:“我来了,我来了,哥哥来救你了!”

当萧弋牢牢抱住尧玉,尧玉却用尽最后的力气试图把他推开,眼里充满恐惧和失望,喉咙底发出最后的哀声:“哥哥,快跑……”

萧弋来不及跑。

尧盛天一手握着凌风剑,一手握着墨羽剑。而墨羽剑,已刺进萧弋的背部。

月光,如血。

7

“半生求索,八年布局,老天可怜,老夫本日总算得偿所愿。墨羽凌风,合二为一,天下江湖,舍我其谁!”

尧盛天放声狂号,似哭似笑,似疯似癫。

“陆战1,你服不服?”

“当年,师尊把墨羽剑传给萧师兄,没想到萧师兄却是个贪恋男女小情小爱的不成器的东西,放任你陆战一横行跋扈却不理不睬,宁可自废武功,躲在萧村当个缩头乌龟。”

“是你,陆战1!是你为强夺墨羽剑,不惜血洗萧村,却又以我灵隐山庄秘符睚眦铃铛为记,想把这欺世罪名移祸于我,何等阴险?”

“你深知墨羽剑法只有萧氏血脉方可修成,竟留下了萧弋这条小命,你把他和墨羽剑变成了冷血的刽子手。”

“你在萧弋身上种下了痛恨,这痛恨可使墨羽剑的威力百增。”

“老夫却在萧弋心里种下了希望,而这希望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摧毁他。”

“你把萧氏一族的痛恨引向我,你把墨羽剑的剑锋对着我,而今呢?”

陆战一笑了,笑得凄然而释然,缓缓道:“老夫踏平萧村,号令江湖,早已报了师尊当年轻我之怨。你以女儿为祭品,换得个天下第一又有何用?”

“老夫……”

尧盛天正要抢白,突觉握着墨羽剑的手一阵酸麻,继而全身发烫,奇热难当,不停抖动,手中之剑怎样也甩不开。

只见重伤的萧弋渐渐站起来,身上的血液顺着伤口流向墨羽剑,流向尧盛天握着墨羽剑的手,流向尧盛天的身体。墨羽剑的剑柄渐渐化为剑尖,渐渐堕入尧盛天的心脏。

“当年,萧师兄曾说,墨羽嗜血,尤嗜萧氏之血。尧盛天,你用墨羽剑杀萧弋,简直就是放虎归山自取灭亡。”

尧盛天眼里充满恐惧与绝望,使尽最后气力,把凌风剑射向陆战1。凌风剑柄的睚眦铃铛牵出了尧盛天的血,也牵连着墨羽剑的气,如一条暗红色毒蛇,直刺陆战1的心脏。

陆战一没躲,也躲不开。

8

夜,月。

萧弋没问尧玉,十岁那年那夜,她是不是在演戏。

尧玉也没问萧弋,屠村灭门的深仇大恨,他是不是已放下。

武功没了,神剑没了,江湖没了,只有穿村而过的青石板照旧在。

萧弋攥着尧玉的手,只两句话。

第一次见你,你让我心疼。

第二次见你,你让我心动。

尧玉对月无言,脸上眼里写满柔情。

一阵风过,萧弋感觉到了秋的凉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副作用有哪些

万艾可的副作用能预防吗

印度神油有保质期吗

标签